诚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诚融 源码 交易
查看: 3|回复: 0

-b-菖蒲恋之水中的蓝色鸢尾--b-ogbsyzok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5 20: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ouzitz 鹤影还是不情愿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抬脚,迈步,每个动作都那么艰难。阳光透过窗子,碎在她的脸上,睫毛闪动着,她低垂着眼。  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渴盼上课的铃声响起,相比那个叫林岚的奇怪女人,她倒宁愿面对数学老师那张干瘪瘪的脸。数学老师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大大的黑框眼镜后是绿豆一样的眼,犀利吓人。常让她想起午夜游离的鬼魅,惨的脸上,一道绿幽幽的光。  她不明,都已经是大学生了,这个老女人还是那么正儿八经地上课。文学院的学生对数学能力的要求本是极低的,可她一定坚持次次课当堂点名,害得她只能每次都极不情愿地拖着灵魂出窍的身子来听课。  更要命的是,每次稍一晃神儿,老女人的粉笔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嗖地一下,打在她的脑门上,然后在桌子上滚了几滚,落在地上。紧接着的就是她的大嗓门,那声音极尖极细,像从嗓子眼儿里硬生生地挤出来的一样:还不好好听课,这题我考试要考的。每每此时,原本喑哑的课堂哄笑声一片。而鹤影,早就把头深深地埋在乌黑的长发里,盯着桌子上用小刀刻得字愣神儿。  林鹤影几乎是挪到门口儿的,但出乎意料地,门口只有来来往北京中科癜风医院往的学生,有的正赶去洗手间,有的抱着一沓试卷唯独没有那双泪水涟涟的眼睛。自从高中时第一次见到林岚,她后来的喃喃自语一直癜风的症状与治疗困惑着她。但后来她再出现,绝口不提唐峰,对自己反而多了一些嘘寒问暖。这个奇怪的女人  鹤影觉得有什么不对,她狐疑地回身儿望了望班里的同学,想确定一下刚才的声音来源。大部分同学都趴在桌子上补觉,有的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块,听不清在说什么。感觉有人正盯着自己,抬眼,正和那道狡黠的目光相遇。王洋,又是他!  怎么,没人找啊?王洋一脸谄笑地挠了挠后脑勺。  林鹤影不想理他,转身,回了座位。  逗你玩儿呢,谁叫你那么容易相信人呢?王洋一副委屈的样子,手托着篮球,转了两个圈。  林鹤影不吭声,随手一翻,打开了放在眼前的数学课本。她不知道老师讲到哪了,也不想知道。快期末了,课本还是簇新的,她不记笔记,也没有在课本上乱写乱画的习惯。她只是盯着上面的公式,北京中科癜风医院一言不发。  王洋见讨了没趣儿,讪讪地走开了。几个男生朝王洋挤眉弄眼儿,满脸的戏笑。哎,那冰美人你也敢惹?一个男生向他竖了竖大姆指,捂着嘴笑了。自讨没趣了吧,你以为你王洋是谁?潘安再世啊!哈哈哈哈说话的是平时和王洋厮混在一块的好哥们儿,哥几个平时一块儿打篮球,渴了就抢一瓶矿泉水喝,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另一瓶水浇到同伴的头上。隔着篮球场的铁栅栏向路过的美女打口哨,然后在女孩儿回头的时候,哄笑着抱成一团。这次也不例外,王洋眉毛一挑,嘴一咧,还没开口,手中的篮球刷地一下向正哈哈大笑的人飞去。那篮球撞到桌角,拐了个弯儿,直奔教室门口,在一阵惊呼声中,嗵的一声砸在正进门的数学老太身上  铃声响起,数学课开始,只是这一节课不再像鹤影想的那么无聊了。因为,夹杂在枯燥的数学公式里的还有数学老太的歇斯底里和王洋等几个男生的阵阵哀嚎  王洋不会想到,这次的恶作剧让鹤影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唐峰这个名字,再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不可遏制。  还记得高中时的那个午后,一样的细碎的阳光,早春的空气带着湿湿的暖意。他捡起飘落在地上的杨花坠,毛茸茸的,像蠕动的虫子。他故意放慢脚步,让她走在前面。然后,他轻轻地喊鹤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悄悄话想了好久要告诉她一样。她转身,刚要应答,那个毛茸茸的杨花坠就晃悠悠的飘在眼前。随着啊的一声尖叫,她眼皮一翻,腿一软,就绵塌塌地瘫在了唐峰的怀里。  那次,他一定吓坏了吧,鹤影想。还记得她醒来时,他紧张的神情,第一次,她看他红了眼睛。  他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任她的头发盖在他的脸上,她听见他的呼吸,那么急促,那么清晰。  他哽咽着,久久,只重复着一句话:再不了再不了  他带她去哈根达斯,去淮海路喝咖啡,去西区看电影。他说这是对她受惊吓的补偿。她说:还不够。她要去看海,她想踩在舒软的沙滩上,听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看蔚蓝天空下,千帆点点,海鸥翩飞的样子。她说那是她一直一直以来的梦想。如果一定要道歉补偿,就圆她一个梦。如果一定要有人陪,她希望那个人是他。  唐峰笑了。那是他第一次听她说这样的话。也是第一次,她没有闪躲,他热辣的目光。  但,唐峰没有带她去看海,带她去看的是湖。他说,看海一定要等到高考后,他不仅要陪她去看海,还要给她一个惊喜。  她信了,她一直相信他会陪她。  但自从那个叫林岚的女人出现后,他就消失了,像梦一样。  多少次,她又来到他们一起来到的湖面,手里还是握着那个小树枝,在水上一笔一划的写着。再不会有人好奇地问,她到底在写些什么?  鹤影抬起头,看夕阳一点一点沉下去。不知不觉,她又在公园的长椅上呆坐了一下午。那点儿回忆,已被她反复来回地想过无数遍了。每次,都让她难受的要死,但有些事情,是注定遗忘不了的。就像误食了,明知是死,却还是义无返顾。  唐峰,你知道吗?第一次在湖面上,我写下的是我们两个的名字。后来,你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对我来说,你就像是开在水中的蓝色鸢尾,我把你写在湖面上,于是,那些水中的幻觉,一边出现,一边消失。而我,还在一遍遍地写  鹤影站起身,一脸落寞。手中的哈根达斯早化成了水,滴在她纯的棉纱裙上。  她后来才知道,蓝色鸢尾,代表着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精致的美丽,却易碎易逝。而色,不光是代表纯净还有内心的流离失所。  只是,她不知道,当她换上淡蓝色长裙的时候,苦涩的泪还是滴在了心爱的人面前  也许,这场相遇,注定就是命中的劫难。  就像她曾看见的那句话,这是定数。  相遇,或者离散,都是定数。         
touzi
touzi
touzitz
0576
touzi
诚融  (散文编辑:江南风)
检测到大量的国外IP 正在攻击本站 请各位用户保存好自己的账号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诚融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4 17:23 , Processed in 0.642653 second(s), 57 queries .

诚融论坛touzit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