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诚融 源码 交易
查看: 2|回复: 0

谁把爱遗失在那个夏天qksggju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5 20: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ouzi 5 Z/ O1 ^8 O1 N8 i7 K7 ~湛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灿烂的阳光惬意的散满繁尘。  三年了,时间好快呀!你还好吗?洪浩喃喃自语的说道。抬起头,似乎看见一只风筝孤单的飘荡着。  校园里绿树如茵,来来往往的歌声和笑声交织成一片喧闹的乐海。可这些似乎都和他没关系,没天的这个时候,他都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楼顶的阳台上,深情的目光中夹杂着无法解开的悲伤。南国的风,异常温柔,似乎如那怀念着的温暖的怀抱,让他很迷恋。  哎,洪浩,你的信,同寝室的同学站在楼底挥动着胳膊,大声的喊着。  拆开信件,原来是高中母校要举行联欢晚会,邀请老生参加。身体微靠着湖边的栏杆上,湖面平静如镜,绿水中倒影着湛蓝的天色,湖畔修长的柳条低垂着。  夏天到了。  往昔迎面而来。  那年,夏天,高一的时节,孤单的他在小小的站台上邂逅了她,一个喜欢一身色长裙,素面清纯的女孩。  嗨,你好!我叫洪浩  你好!我是梁筝。  是风筝的筝吗?  嗯对,我们一条街吧!  嗯,我新搬来的,请多多关照。  我们还好像是一个班的吧!  呵呵,是呀!那以后我们可以同行了吧!  呵呵对了!你是风筝的筝,那就是说你很喜欢放风筝喽,  对呀!我喜欢它的自由,喜欢那种遨游天际的感觉,等有风了我们一起去放风筝呀!  好呀!  年少的岁月,或许就是那几句寒暄的介绍,或许原于一个微笑便牵动了喜欢的情愫,又或许缘于对对方的好奇。  使劲摇了摇头,才把自己从回忆里拉出来,抬起头,四周望去,自由的风筝,在哪呢?往事如潮水冲击着他的心,曾经似乎早已随时间退色的模糊画面,有清清楚楚的浮现在脑海里。原以为,随便就可以望记的事,却早已深入骨髓,永生不灭。  我又流泪了,他自言自语到,或许我应该祝福你。你一定很辛福,是吗?你一定要辛福。  校庆的日子,渐近。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后便匆匆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坐在车上,感慨万千,自从三年前,出门读书,为了不揭开心中的伤疤,他便避免回家这个话题,即使春节,他也会找理由搪塞过去。他不愿看见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街道。因为这座城市,储藏了太多伤悲的回忆。  他渴望见到他,但又惧怕。  闭上眼,渐入梦乡,梦中,一个衣少女,在维蓝的天空下,愉快的牵着手中的线,一只美丽的蝴蝶,在天空中嬉戏于风中。洪浩,快来呀!看我把风筝放的好高呀!呵呵呵呵,他想追上她可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他想伸出手,却怎么也够不着。突然间,一个帅气的男孩,出现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在碧绿色的草坪上,相前奔去,载着欢乐的笑声。筝儿,筝儿满天的天空下,只剩下孤独而又苍凉的呐喊声,无助地回声着。  猛然睁眼,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溢满脸颊,色的衬衫也早已湿透。  默然的打开笔记本、写道:  曾经的记忆走了  曾经的梦湿了  是谁挥动着风筝的翅膀  风干了我内心的荒凉  没有了翩飞的向往  遗留记忆的沧桑  把心给了你  把爱遗忘了  如何才能追踪你到过的天堂。  迈着沉重的脚步,一个人孤单地穿梭在人群中,一幕幕曾经熟悉的场景,在眼帘的瞳孔里,沉淀。站在微红的樱花下,用力的吸着气,似乎空气中杂留着她的香味。  樱花飘飘而下,一片天女散花的唯美意境。可在他心中引起了一阵强烈的辛酸。他不明?可又似乎明。  你还会认识我吗?看着天际逐渐远去的风筝,他的心沉入了海底。  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徐誉滕的歌又寂寞伤感的从街道上响起。  这写的不是我吗?那个被天使遗弃的流浪北京中科癜风医院者吗?  远方的人,是否找到了自己的天使,希望你在天使的怀抱中找到辛福。  不经意间,是否回想起远方有个偷偷想念着你的人呢?  下午,他会独自一个人,走在郊区的原野上,坐在碧青的草坪上,观看一些小孩放飞风筝的情景,现在的自己,似乎用一种近似于崇拜的眼光来看待那些流逝于记忆的乐趣。或许,只有在那时,他才能感到一些欣慰,在那些奔跑的小孩中,他似乎看到了往日的他和她的身影,在他们的笑语中,领会了久违了的快乐。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夏季,他们开始拥有相濡以沫的快乐时光,有着美好的生活憧憬,对恋爱有着天长地久的向往,相约着赏遍天下美景,吃遍天下美食,承诺一起相约走便天涯海角。那么又是什么让他们在红尘岁月里越走越远,最后各奔东西呢?他不知道,或许原于他的懦弱吧!  这片乐园,曾是他们的天堂,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出现了裂痕呢?或许是那个物理王子的出现吧!他的阳光,他的潇洒,他的优秀,他锲而不舍的追求,又或许是自己的自卑吧!对自己的不自信,对她的不信任,才会把她越推越远,才会让自己越发心伤。  努力的甩了甩头,让自己回到现实,很多过去的早已沉淀在那些旧时光里。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和她就像从一个端点射出的两条射线,朝着不同的方向,越来越远。  每当他一个人在看放筝时,内心总会有种别样的情愫,似温暖,似留恋,再那时刻,内心异常平静,就像身处青青草原,静静依靠在她身边时的那种宁静。  好想,好想你!只是断线了的风筝,如何才能够找的回。  在开party的那天,他很早就去了学校。  没有多大的变化嘛!他徘徊在树阴下,欣慰的说了声,随后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风景依旧,只是不是当初,若一切只如当初该有多好。  看着前面的那些学弟学妹们,他感到一阵自豪和做大的感觉。  坐在石凳上,用手指在石桌面上来回敲打,组成断断续续的音乐节奏。  细眯着眼睛,侧耳细听,脸上显露复杂的神色,看不出是喜是悲。  娟儿,一个男孩的声音打破沉默。  嗯,清脆,明亮而又利索。  他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面前多了一皮肤病牛皮癣熬夜的信息了解对男女,男的倜傥,举止大方而又略显羞涩,而女的,皮肤净明净,体态婀娜,眼睛里,咏情脉脉。  你打算到哪读书。  你希望我到哪呢?  我...他说着,不禁低下了头  傻瓜!!!  女孩说罢话,扭过头断续望前走  男孩没有说话,低着头静静地跟在后面,好像犯了罪的小孩,向母亲认错。  多么温馨的图景。  多么真实的写照。  多么浪漫的缩影。  凉风袭来,树枝瑟瑟作响。  阳光的碎影,透过树枝,在地面斑驳了满地忧郁的星光。  认真地准备了一下午,虽然他不知道是否会再次遇到她?也不知道她们是否一起?怎么面对她呢?三年了,每夜的彻夜难眠,三年了,无尽的痛苦思念。但他知道他必须用微笑去迎接。  各种各样的色彩交织在诺大的房间里,清润悠扬的音乐旋律回旋耳边。  嗨,洪浩,还认识我吗?  呵呵当然了老同学,小鱼  眼睛四处巡视了一番。你真的没来吗?他的眉头稍皱了一下。  终于,在晚会的一个角落,她看到了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孩,好熟悉的背影,好熟悉的发丝带。恬静的坐在那里,犹如一颗百合,悄悄的绽放。  整了整衣服,调整好伤感的心情,压制住内心莫名的冲动。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是你吗?回来了么?  原本打算到她面前欢快地打招呼,可到了他面前,却怎么也动不了口。你...  女孩闻声,优雅的转过头,眼神一滞。  看着洪浩呆滞的目光和傻傻地口吃。她缓缓一笑,怎么才三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么?  真的是你?  你的问题好复杂哦,呵呵,什么我真的是我,你不希望吗?  不,不,不是,憋着脸,洪浩艰难的结巴道。  好喜欢这麽折磨他哦,好久违的感觉呀!  以前的我,哪怕你调侃的再狠,我也不会这麽紧张,今天晚上这是怎么啦!难道我们的距离真的原了吗?  筝儿笑了,她好喜欢看他这样被欺负的样子,高中三年一直都是,有时她都在想自己怎么会沦陷到他的那个苦海,或许,自己就喜欢这样欺负他的,傻傻地。原以为会一辈子就那样,以后别人不许欺负你,只有我能欺负你,听到没,遵命,亲爱的,小姐。可谁又能阻挡现实。  感觉回来了,只是从前呢?回的去吗?可以吗?  失去的,时间呀!如何能重溯轮回。  偷偷地从联欢晚会上跑出来,并肩走在灯火阑珊的街道上,敞开心扉,讨论着过去,好像时光真的回到了过去,但他们都不谈论未来,因为彼此没有勇气去憧憬恋爱。  其实,洪浩很想问她,那个物理王子怎么样了?你们在一起了吗?你还幸福吗?  可是他却问不出口。他不知道他该以那种口吻去问,他不知道他该以那种方式去问。朋友吗?现在的自己还有权力去问吗?  通过几个小时的交流谈话,他发现筝儿变了很多,明明都是真实的彼此,却明显有些尴尬。  微风袭来,花香四溢。  坐在石凳子上,洪浩扭过头,借着微光,静静地凝视着筝儿的脸颊。那一刻,时光凝固,画面唯美,恍如当初。  他好想报着她,永远的,不放手。  希望时光可以等等我,筝儿,别走远了。  晚上,很晚才分离,洪浩回到家里,一倒在床上,便呼呼地进入梦乡。  梦中,他看见了她,她对着他笑,露出一排洁的小虎牙,仿佛又回到了久违的两小无猜的童年时期。筝儿拉着她在空旷辽阔的田野上奔跑,手中牵着的风筝在空中自由的飞翔。她递给他一瓶牛奶,手上捧着一盆信风子。还在月夜星空下,紧紧相拥。  不知不觉见一个月过去了,在这期间,他们曾一起去登山,一起去放风筝,一起去看日出。  似乎就像一对温馨的小情侣,不在乎时光的流逝,不在乎未来有多远。其实很多时候,洪浩好像张开嘴,对她表,对她讲述自己对她的思念。  有一次,他对她说,以后我们在海边租一间小木屋,天天看海,怎么样?他期待的看着她,因为原来她曾说过她喜欢南方,喜欢南方的天,喜欢南方的空气,更喜欢南方的海。呵呵,看海呀!...看我风筝飞的好高呀!他不禁苦笑,风筝飞的太高了,回不来了麽?  这天早上,认真洗漱了一番,感觉精神焕发,新疆癜风治疗最好的医院吃了点东西,就准备去找筝儿,他们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去放风筝。  愉快地走着,快到了一个广场的时候,他看到筝儿无精打彩的往前走着。目光呆滞,面目无神,像是被打了霜的茄子,独自在秋风中摇曳。洪浩看着,内心感到一阵怜惜,他好想保护她,给与她温暖,给与她快乐。  洪浩急忙向她跑过去。筝儿,他摇醒了正在梦游的筝儿。  她她抬起头,望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透着痛苦,纠结。  他看着好心酸呀!怎么啦?他急切的问道。  没什么,  到底怎么啦?你倒是说呀!他急了,你怎么啦?你为谁心伤,你怎么会这麽痛苦,我不要你痛苦,不管为了谁,你要快乐,你要幸福。  你管我呀!要你管,她歇斯底里的冲他大叫道。  心沉入谷底。筝儿,怎么啦!我做错了什么?惹你不高兴吗?  我讨厌你,她恶狠狠的对他说道。  我怎么啦!我真的干了什么让你讨厌我吗?  他的双手紧紧拉住她的衣袖,好害怕,一放手便不见了。  放开我,啪,一把掌从面而过。  世界戛然而止。  他不可置疑的看着她,满眼凄凉。  看着筝儿转身离去的身影,他的心,碎了。  一切都结束了吗?我们注定有缘无份吗?  我错了什么?  就在他们昨晚分开后,筝儿还沉浸在欢声笑语中,她一直都不曾忘记过他,她一直在关注着他,她从一个朋友那得知,洪浩有了一个新的,一个很温柔,很漂亮,很可爱的女孩。那段时间,她天天晚上都在哭,从那以后他在心里也在慢慢试图接近物理王子的表,也试图让他走进自己的心中,只是,她明,内心总有一间房间是为某人而留。可就在她跟洪浩分离之际,一个恶耗出来,物理王子为了给自己过生日,在火车脱轨中,头部重创,至今昏迷不醒。听到这则消息,她不知所措。  后半夜,她想起了洪浩,那个令自己忘记时光的男孩。为了他,自己伤害了一个又一个很爱自己的人。  爱我的和我爱的!怎能选择。  她痛恨他,他当年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自己走,他怎么会忘记我们的承诺,他怎么那么不相信我,他怎么不明我养信风子的含义。  只是,自己也早已不是当初的自己,不是吗?  为什么洪浩的面容会在我心中逐渐模糊,为什么我对洪浩的思念会渐渐变少,为什么我对他的暗示,不敢回答,为什么我对物理王子的抵抗力会越来越低,为什么物理王子会那么轻易的让我哭,让我笑,为什么我听到他出事的消息后,我会那么不知所措,难道紧紧是感动吗?  我真的爱上了那个物理王子了吗?  好可怕的结论。或许我早已知道,只是不肯承认吧!  外面的天,漆黑一片。她独自一人像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着。  不知不觉就在清晨遇见了他,那一瞬间,她好像哭,她的思想麻木了,当洪浩问起她时,我突然间想起了另外一个男孩,那个敢为了自己舍弃生命的男孩,有恐高症仍旧敢现在摩天轮上对自己表的男人。而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早已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想到这,她内心的憎恶感就从心里澎涌而出。一个懦弱的男人不配的到我的思念。  她控制不住自己,给了他一把掌的时候,她就后悔了,而就在她扭头离开的时刻,眼泪急涌而出。  可她不明,洪浩心里始终有她,从来就没有让别人走进过她的心。只是思念的太久,有些日子铭记骨髓,却早已模糊不清了。  她把他的心打碎了,他感觉似乎自己再也没有可以让自己坚持的理由了。  彼此的世界被隔绝。站在天平的两段,发现爱一个人好难。  洪浩偷偷地现在医院305房间的门口,窗内,梁筝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一个人的双手,并把那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而那个头绷布,面目清秀的男孩,双眼紧闭,面带微笑。  洪浩转过身,突然间微微一笑,你终于找到了幸福。祝福你。  有一种爱叫放手,看着你幸福,我便拥有了所有。  只是那份爱,是谁将它遗失在那个夏天?  窗外,阳光明媚,又是一个放风筝的好日子。  不过天变冷了,夏天快要走了。         ! I$ U$ k) a  c7 d: I
touzitz ! D' r( H) ~6 u" f" M
touzitz
投资: S3 S, _* w/ ]6 w  L, }
youzi , ]" r7 F7 A5 e6 \
投资 & f1 `& o2 ~! o2 N8 i2 T8 U
诚融 , h) @; w0 u1 H  N5 I+ t6 W (散文编辑:江南风)
检测到大量的国外IP 正在攻击本站 请各位用户保存好自己的账号信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诚融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17-11-24 17:19 , Processed in 0.664301 second(s), 57 queries .

诚融论坛touzit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